關於部落格
赤足踩入冰冷泥濘的苗圃,輕輕挖起一棵沾滿露水的秧苗仔細端詳,我用秀明自然農法種五分地水稻田,也用秀明自然農法耕耘自己的方吋心田...瑞玲 0912149050
白米‧糙米

  • 315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除草這檔事‧‧‧

我們深深認同惠雯將草比喻為田地生命力之指標的象徵,也深信如果處理適當,作物是可以跟草共生成長的,甚至作物是需要草本植物幫忙的,因為大自然環境本是如此,令我印象深刻的日本蘋果先生的影片之中,被草覆蓋的土壤是如此的濕潤、蓬鬆、健康以及富有微生物,就是最好的見證。 另外,同樣是水稻耕作者的塩見直紀先生,更是在其著作「半農半X的生活─順從自然,實踐天賦」之中,提到他也是拒絕使用除草劑,而採用人工除草的農夫,雖然他認為像稗子這樣的草本,是會奪取稻子的養分,而且繁衍力強大,所以如果可以除去,稻子就會迅速茁壯」,但是同時他也對於那種只有稻子的農田感到懷疑,他認為「有許多不同生物寄居的農田,對稻子的生長應該會更有利吧!」。 而慣行農法的農夫心中對草最大的疑慮,大概是這些族群日漸龐大的「非作物」植物會搶走作物在田裡的「肥」,而田裡的「肥」是固定的,所以如果田裡的植物數量越多,哪怕是那些剛發芽的小草,都導致田中作物所分配的「肥」越來越少,而作物一旦沒有了「肥」,就長不大,所以除草對農夫來說是一種使命,而使用除草劑是最快最省力的方法。 但是回過來想,塩見直紀先生也寫過「與其明知有害而繼續噴灑農藥,不如栽培可以抵抗害蟲的稻子。生命力強韌的稻穗,應該是最健康的米了」,所以秉著對「生命力」堅持的信念,我們的田其實是很少在除草的,取而代之的是培育生命力的水稻以及嚴謹的水管理,我們堅持「自家採種、自家育苗」,如此才能培養出生命力與野草相當的水稻。另外剛插秧的水田,水面必須低於秧苗,如此福壽螺才會去噬啃剛發芽的小草。當是每當田埂的草一旦長到某個程度時,而遮住水稻的陽光時,我們便會拿起鐮刀,徒手除草,一旦除完之後,回眸一看,位處乾淨清爽田埂旁的水稻,正在盡情享受陽光,這種感覺真是舒暢!另外回想塩見直紀先生曾寫過「除草後的田埂,乾淨空曠,製造出萬物公平競爭的環境,促使再競爭的情形。如果不除草,就只有單一的強者可以生存下來,自然界將會因此失去平衡」真是心有戚戚焉。 所以相對於慣行農法所在意的「肥」,我們在意的是陽光,所以只要小草不擋住水稻的陽光,我們都是很歡迎的,再說唯有水田裡的生命越是豐富多元,所謂的「肥」也才會越跟著成長,所以根本就不用擔心水稻的「肥」會被搶走,而且反而是要感謝小草呢!田永遠都是動態的,生生不息的生態環境。
割田梗草 清爽多了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